草莓成视频人app在线看无弹窗

南烟笑道:“妾每天就在后宫里呆着,无所事事的,哪里有什么好累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倒是皇上,忙了一天,肯定累了。”

她说着,反手抓住了祝烽的手,拉着他走进屋里。祝烽现在也有些习惯于被她牵着手走的感觉,微笑着跟在后面,一直被南烟拉到卧榻前坐下,然后她亲自奉了一杯茶上来。

跟过去的口味一样,几朵撕碎了的杭白菊带来一股清香之外,茶水里还有不易察觉的甜。

他喝了一口,舒服的喟叹了一声。

南烟也坐在他的身边,看着祝烽有些发黑的眼底,轻声道:“皇上今天,就没休息吧。”

祝烽苦笑了一声,道:“那么大一件事,岂有休息得了的。”

“朝臣们,都被皇上吓坏了吧。”

“可不是,连你的舅父,都跑到内阁来追问这件事。”

南烟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也怪皇上,之前也没给他们透个风,突然宣布这么一件大事,任谁都要吓一跳啊。”

“朕还没给他们透风?那只能说是他们太愚钝了。”

森林中的清新妹子白裙飘飘

南烟看了他一眼,轻轻的笑了笑。

说起来,也是。

祝烽之所以会这么快下决心,并且赐死秦若澜,直接颁旨,就是因为之前他被刺杀昏迷不醒造成的乱局。他不能不去想,如果那一次刺杀真的要了他的命,甚至,万一将来再有什么意外——魏王没有得到明确的旨意可以继承大统,那就给了太多人造反的借口。

那这个天下,岂不大乱?

所以,这一次事故之后,祝烽宣布册立太子,也算是顺理成章了。

南烟道:“不管怎么样,事情定了就好。只是皇上要辛苦了。”

“可不是?接下来这几天,朕都别想休息了。”

南烟虽然心疼,但也知道,这种事情是免不了的。

只能说道:“那,妾这两天让御膳房的人多做一些补气的东西给皇上送去,让玉公公服侍皇上用着。”

祝烽看了她一眼。

南烟看着他目光闪烁了一下,像是要说什么,但最终什么都没说,只笑了笑,握紧了她的手。

不一会儿,御膳房的晚膳就送来了。

南烟知道最近天气太热,他又心烦气躁的,人难免没什么胃口,所以送了一些补的东西之外,也有一两样酸辣清爽的菜开胃,就着那菜肴,祝烽也多吃了两口。

但比起过去,他的饭量的确是少了不少。

南烟还苦劝了一阵,他才又喝了一碗汤。

然后笑道:“你不必管朕,朕是在御书房那边吃了一肚子的气过来,自然吃不下太多。你多吃一点,最近忙成这样,朕看你都瘦了。”

南烟点点头,便端着碗吃了起来。

祝烽一边喝汤,一边说道:“对了,朕听说白天的时候,魏王——哦不,是太子,他到这里来了?”

南烟道:“他来给妾磕头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他说,将来会好好的孝顺妾,也会好好地照顾弟弟妹妹。”

祝烽笑了笑,道:“你这样对他,他若不好好孝顺你,朕也不会轻饶了他。”

“皇上,”

南烟瞪了他一眼,道:“孩子长大了,别再这么说他。皇上一直嫌他太过仁柔懦弱,可在妾看来,是因为皇上太过强势,这孩子哪强得过你,才会显得弱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妾看他说话做事,还是挺好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如今已经是太子了,皇上在外人面前也要给孩子面子,别再动不动的训斥他,否则太子在外面做事,也容易掣肘的。”

听到她这么说,祝烽想了想,没说话。

虽然没说什么,但也没有抗拒的意思,南烟知道,这便是他答应了。

两个人用过晚膳之后,还去御花园散了一会儿步。

眼看着天色暗了下来,他们便回了永和宫,如今祝烽已经很少回寝宫,连一些晚上要看的文书都直接送到了永和宫来。回来之后,他坐在桌前又看了一会儿,南烟则是去沐浴,之前有点着凉了,幸好白天喝了药,人稍微精神一点,太医还叮嘱她这两天都要好好的沐浴,驱散体内的寒气。

泡了一身热汗回来,祝烽也洗漱完毕。

他穿着一身单薄的长衫,正靠坐在床头,领口微微有些歪斜,露出了精壮的胸膛,和胸膛上一道有些狰狞,象征着凶险的伤口。

南烟看着那伤口,又是一愣。

而祝烽见她回来,便放下手中的书卷,对着她道:“过来。”

“……”

南烟的脚步反倒有些犹豫。

昨晚,两个人已经折腾了很久了,虽然……这种事,对她而言也不算什么,可祝烽到底是大病初愈,也不能太放纵的。

于是轻声道:“皇上,今晚还是好好休息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听到这话,祝烽愣了一下。

但立刻就明白她的意思。

他忍不住一下子笑了起来,然后拉下脸来瞪着她,道:“你以为朕让你过来干什么?只是让你早一点休息罢了!”

“……”

“想到哪儿去了你!”

“……”

“一天到晚,脑子里就这点事!”

一听他这话,南烟的脸也一下子飞红。

原来,是自己胡思乱想。

她红着脸,低着头在祝烽的笑声中走到床边,直接上了床便拉起被子来盖住自己,恨不得将自己整个卷在里面不见人。祝烽看着她这样,更是乐不可支,伸手去拉了一下被角。

南烟不动。

又拉了一下,被南烟一把扯了回来。

祝烽轻笑着,总算将被子拉开,看到南烟用手臂夹着脸,连耳根都红了,他便也不再取笑,只怕惹恼了她,微笑着伸手将她抱进了怀里。

说起来,今天一整天,他的心情并不好。

虽然册立太子,对他而言的确是放下了一件大事,可是,另一件大事,也像是一座山一样压在他的心头。

就是秦若澜的死。

若是薛运没有让他恢复记忆,也罢。

但是,当他再度进入冷宫,见到那张苍白又绝美的脸庞的时候,少年时,对这个女人所有的情感,都在一瞬间涌上心头。

也让他回忆起,当初的他,有多痛。

有多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