蘑菇钉app

> 这场庆功会,刘斌就是为了李不凡才准备的,可到头来,会是用这种丢人到家的方式收尾。而他邀请来的娱记,也是打算偷拍李不凡的,可特么的却把他和刘长青给拍进去了。

早知道事情会如此,他说什么也不会举办这个庆功会!

这使得刘斌威逼利诱,花了不少钱,才买通今晚的一众娱记,将视频和相片,全部当场删除。

次日一早,刘斌和刘长青这对爷孙,还是不可避免的登上了各大新闻的头条。包括二人在现场追逐的照片和短视频,也都随之曝光。

那露骨的要求和疯狂的神色,看的全网网民哗然四起。视频弹幕满屏飞,帖子评论更是无数!

咔擦一声,刘斌直接将面前的电脑给砸碎了,更是暴怒开口:“玛德,这群狗仔,老子分明都花钱,让他们删了,怎么还有视频和相片流露出去!”

“查,给我查清楚,到底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,竟然敢将此事报道出去!”

刘斌的秘书,小心翼翼的道:“已经查到了,网上所有的报道,都出自华尊集团旗下。”

华尊,那是燕京的商业航母巨舰,甚至在华夏,也是首屈一指。涉及行业广泛,上至新能源高科技,下至衣食住行。

而华尊背后的老板,据说跟燕京顶级豪门陆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使得不少大佬眼馋这块大蛋糕,却是没有人敢出手。

谁敢针对华尊,谁死!

使得听到这句话,刘斌郁闷的要发狂了:“华尊远在燕京,东方市又没有分公司,怎么会有他们的人知道这件事?”

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笑小可爱

看着网络铺天盖地的报道,想起纵欲过度,虚弱不堪,昨晚就进了医院ICU病房的刘长青,刘斌气疯了!

“李不凡,我要你死!你必须得死!”刘斌双目充血,呼哧呼哧大喘粗气:“等记者招待会一开,即便没有我爷爷运作,也有孟老动手,到时候,就算天王老子,也救不了你!”

也是这时,孟凡金的电话,打了进来。

……

同一时间,李不凡坐在办公室,看着网络上的报道,心里那叫一个美滋滋。

“玛德,想阴我,看我不玩死你!”

李不凡的电脑,还有视频通话的对话框,里面是一张倾国倾城的脸。

“小凡凡,你这个猛料真够味儿。让我那几个热点平台的流量暴增几十倍了。”陆倾城贪婪的笑道:“我可听说,东方市是华夏最神秘的城市,也是个水浅王八多的地方,要是有什么豪门恩怨密辛之类的,一定要告诉你姐我!”

李不凡点了根烟,苦笑道:“大姐,你就不怕你把豪门大佬得罪个遍,他们把你华尊集团吃了么?”

“我才不怕,谁敢动我试试!”忽然,陆倾城皱眉道:“不过你这一说,我想起来了。你和刘家有恩怨,他们这是想算计你?反过来被你给耍了?”

见李不凡点头,陆倾城猛地一拍桌子:“敢欺负我的小凡凡,我这就带人,铲平他刘家老宅!”

“你快拉倒吧,赶紧给小烟花找个助理才是正经事。”李不凡抽了口烟,一脸坏笑道:“还有,你等着,今晚之前,我还能给你来个猛料。”

“要不是我知道了你那小花花的身份……算了,先不说这个。你放心,过几天人就到位。”随即,陆倾城来了兴趣,双目放光,充满八卦之火:“什么猛料?刘长青给他孙子上了?”

李不凡却是眉头一皱,问道:“小烟花的身份怎么了?你在背后调查她了?”

陆倾城目中闪过一抹……无奈,虽然很快就消失,但还是被李不凡看到了。

“什么身份不身份的,你以为你的小花花,会是流落在外的公主么?”陆倾城似乎故意想要岔开话题一般:“快说,你的猛料是什么?老娘都有些迫不及待了。”

李不凡对陆倾城还是颇为了解的,这个女人不想说的,是怎么问也问不出的。

但是,既然被吊起了好奇心,还没得到满足,李不凡哪能如她意。使得他冷笑道:“保密!”

说完,李不凡直接挂断了视频通话。

而在燕京的陆倾城,却是轻叹口气:“小凡凡啊小凡凡,你怎么竟是招惹一些来头不小的女人呢!”

“不过,这才能证明我的小凡凡眼光毒辣,魅力不凡!”

李不凡关了电脑,晃晃悠悠的去了花含情的办公室。

花含情正拿着笔,在草稿纸上画画停停,神色专注,本就俏丽的脸,散发着沉静的美感,那遗世独立的气质,也愈发迷人。

“小姨子,你知不知道,你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。”

花含情头也不抬,淡漠的道:“你昨天在会议室动手打人,我还没找你算账,你反倒说起我的不是了。”

“我犯了什么错?”花含情搁笔抬头,黛眉微蹙:“而且,我还是你的上司,你就这么跟你上司说话的么?”

李不凡直接坐在了花含情的对面,点了一根烟,吐着烟圈道:“得了小姨子,这里又没有外人,你少拿身份压我。如果你要是想拿身体压我的话,嘿嘿……我也不介意。”

“你这张嘴怎么就这么贱呢!”

“我不贱的话,你姐怎么会喜欢我呢。”李不凡不满的看了一眼花含情:“对了小姨子,昨天你是不是跟盛诗缘那小娘们商量好了,叫我在会议室上画条裙子的?”

“你知不知道,那是我按照你姐的气质画的,是给你姐的。却特么出门就被盛诗缘这个强盗给打劫了!”

花含情有些不是滋味的道:“天盛的一切,都是盛总的,你拿走送人,这是中饱私囊。我不说你,你反倒怪我了?”

“快拉倒吧,我怎么发现你跟盛诗缘那小娘们一个鼻孔出气,一点也不向着你姐呢?”

“我这是食君之禄,忠君之事!”

李不凡忽然起身,凑近花含情,在她耳边吐着热气道:“被你食君之‘露’的是我,你是不是也该表示表示啊?”

“我什么时候食过你的禄了?”

“雨露均沾的露啊。”

花含情先是一愣,接着一巴掌扇了过去:“贱人,你给我滚出去!”

“一个人滚好寂寞的,不如我们一起滚?”

花含情直接拿出抽屉里的大剪刀,对着李不凡就咔嚓的剪了过去。

“李不凡,你这个贱人,我今天不仅要阉了你,我还要给你舌头剪下来!”

,

看最新最全的书,搜